【全球高考同人-究惑】雅露塔情事

在风雨飘摇的中世纪,一座硝烟漫过的小城镇如同一个血迹斑斑的乞讨者一般,不足挂齿。

雅鲁塔便是这样的一座城镇,它更像一个行迹卑劣的瘾君子,在岌岌可危之下犹有暗流涌动,撩拨着最后一道防线。

雅鲁塔边陲有一座酒馆,同破败的城镇并肩而立显得违和极了。它终日点着数盏幽暗的灯火,窗户被人漆上了不明所以的纹样,仿佛是为腌臜之事所生一般。

“,补给再不来老子在这儿连杯杜松子酒都点不起了。”一名瘦削的金发醉汉搂着身旁的黑发男子,唠叨道,“齐。如果明天你看见我穷的横尸在这里,记得给我盖条毯子。”

“安静点莱恩,”齐偏头亲了亲搭在自己肩头的手,“就算你穷困潦倒,我也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。”

“那可不好说。现在是雅鲁塔想让我死,亲爱的。”莱恩就着醉意刮蹭了两下齐的脸颊,“别让老子看见那个新来的军官——……宝贝儿,我想睡会儿。”

齐轻笑一声,耳语道:“听到你这么说,他会暴跳如雷的。”言罢,他挣开了浑身酥软的雅鲁塔人,向酒馆的角落走去,“见到您是我的荣幸,上将。”

“同在异乡,在这里叫我的名字。”最不起眼的木桌上放着一杯齐从未见过的特调。年轻的上将眉眼低垂,嘴角噙着一丝近乎于笑意的温柔。

“我呢?”游惑身边的男人正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杯壁的柠檬片,勾了勾唇戏弄道。

“秦究。”高像才注意到这人似的,敷衍的应了一声,“所以真正的该怎么处置。”

“这种家伙还需要向上将请示吗?他很忙的,高齐。所以麻烦你消失一下好吗。”秦究做了个请的手势,淡淡道。

高齐一言不发的向游惑点了点头,回去架起了人事不省的莱恩,将人搡到了门外。

他实在不明白,年轻有为的上将游惑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个纨绔的酒馆老板的——难道是因为他乡遇故知?

五分钟前,游惑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这间酒馆的角落,冷着一张脸向老板粗鲁的打了一记响指,秦究心领神会地带着自己的限定特调踱到了他的面前:“亲爱的上将,为什么这么有闲心总来我这种地方?说起来你做了什么,让雅鲁塔的疯狗们最近全都消停了。”

“这种地方是什么地方?”游惑看着挂在杯口的盐粒,又顺着杯口盯着他精瘦的手腕,“我不能来的地方?”

“那倒不是。”秦究坐到了他的身侧,眸光似有若无的四顾了一圈。这酒馆里是没有女人的,只有成双成对的男人在互相拥吻,“我之前觉得,来我这儿的都不是什么正经人。但我应该是想错了。”

面对他明里暗里的挑衅,游惑并没有搭理,他曲了一条腿懒散的搭在了高脚椅上,分了半份目光给桌上的饮品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我猜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找我讨杯酒喝吧。”秦究一边目送着高齐一边把酒往游惑处推了推,“别告诉我你目的单纯。”

“你想让我承认什么。”游惑向秦究勾了勾指,后者福至心灵的凑上前,阖眸与他吻在了一起。

秦究修长的指间夹着一粒白色药片,正垂着眼摸索着酒杯的位置,堪堪投了下去。碰触游惑温软的唇瓣时,他无声的祈求着自己的成功。

一切径情直遂。游惑饮尽了“雅鲁塔情事”,勾着秦究的衣领乖顺的窝在他颈间,平日的戾气半点都无。

窗帘没有拉紧。一丝熹微挤了进来,长长的一道正照在了游惑袒露的胸腔与情欲尚未褪尽的面颊间。

“醒了。”秦究清了清嗓,替他拉了一把被子,“有件事我要向您坦白,上将。不然我怕您知道了真相之后砍了我的头。”

游惑懒散的“嗯”了一声,抬手机械的插在了自己的发间,通身的酸楚让他几乎叫出声来:“你是指往酒里下药的事?”

游惑深深的吸了两口气,压住了呼之欲出的酸痛,挺了挺身又道:“所以我不允许一个正经人用卑鄙的手段达到他的目的,这和雅鲁塔的疯狗有什么区别?”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